日本中文导报 ? 正文
当前位置:  首页 > 新闻速报
中国焦点面对面:洋“网红”王德中:让更多西方人了解中国
2021年03月29日 13:29        稿件来源:中国新闻网

  (中国焦点面对面)洋“网红”王德中:让更多西方人了解中国

  中新社多伦多3月27日电 题:洋“网红”王德中:让更多西方人了解中国

  中新社记者 余瑞冬

  有一位曾经在中国工作、生活了十年,现在居住在加拿大的美国人,自发地制作了不少关于中国的视频,在海内外多个视频网站上播放,向西方朋友介绍真实的中国,也回应西方关于中国的种种疑问,希望减少和消除外界对于中国的误读和误解。目前他在各个平台累计拥有几十万“粉丝”,而且还在不断增长。这位“网红”的名字叫Cyrus Janssen,他还有个中文名字叫王德中。

  这一期“中国焦点面对面”,我们邀请王德中接受视频连线采访,聊一聊他的故事和他眼中的中国。

  访谈实录摘编如下:

  中新社记者:谢谢你今天接受我们的采访。这好像是你第一次用中文来接受采访是吗?

  Cyrus:是的,我很开心有这个机会,因为我非常喜欢说中文。

  中新社记者:那首先请老王你跟中新社、中新网的朋友介绍一下你自己。

  Cyrus:好的,我出生在美国,23岁搬家到上海,在那边儿工作了7年,(之后)我搬家到香港,在那边工作了3年。所以一共我在中国的时间是10年。我在那边认识了我的老婆,我第一个房子也是在中国买的,我们办了婚礼在中国,我们第一个孩子也是在中国出生的。

  所以这10年的时间在中国就是很棒的时间。现在我来了加拿大,我跟我老婆、三个孩子,我们在温哥华生活。

  中新社记者:那你人生的高光时刻都是在中国。

  Cyrus:是,没错,我去中国的时候,就是一个“小孩”,然后我离开中国,我就做一个“大人”。

  中新社记者:你第一次去中国是一个什么样的机会,为什么会想起来要去中国?

  Cyrus:这其实是一个工作的机会。因为我上大学的时候打高尔夫球,我可以做一个高尔夫教练在中国。那个时候我对高尔夫教练的工作没有那么多兴趣,但是我是对中国有兴趣的。

  那个时候是2006年,我大学的老师说,“Cyrus你23岁了,没有结婚,你还有自由的,如果我是你的话,我一定要去中国,一定要先去那边试试看。”

  中新社记者:在去中国之前你对中国了解有多少?

  Cyrus:我什么都不了解。在美国,我们从小就一直学习美国的文化、美国的历史,基本上我们都不学习其他国家的历史,或者其他国家的文化。

 

  王德中(Cyrus Janssen)2008年初在北京留影。受访者供图
王德中(Cyrus Janssen)2008年初在北京留影。受访者供图

  中新社记者:去了中国以后呢,发现自己到了中国,跟以前想象的有很大区别吗?

  Cyrus:因为我完全不了解,所以我说我要自己体验,看看中国是怎么样的。到了中国的时候你就看,是很热闹的。很多人很辛苦地工作,很多人是很开心的。我23岁,刚开始做第一份工作,是一个很开心的时间。2008年,我们有奥运会,再过3年(应为2年)世博会又来上海了,所以这个时间,真的是很热闹的在中国。我每天看好多东西,每天玩得很开心。

  中新社记者:你现在给自己取了一个中文名叫王德中。我听说这个名字好像跟你太太有关系是吗?

  Cyrus:是。因为我英文名字是Cyrus,所以我第一个中文名字就是赛瑞斯。

  我用了这个名字大概有7年的时间,然后我老婆跟我结婚了。她告诉我,“你必须改你的名字,我姓王,要不要改到我的姓?”我说好啊,然后我跟老婆说,我要想一个好名字,她说王德中。因为我的母亲是德国人,所以她说能不能有“德”,然后说,“老公你特别爱中国,那就(取)中国的中,所以(叫)王德中。”哇,很棒的!很中国的,对吧?

  我离开中国的原因和我去中国的原因一模一样,就是机会。因为我有一个机会来加拿大(工作),另外一个原因,也是很重要的是,我父母还是住在我老家,在奥兰多。

  中新社记者:你什么时候开始尝试着做一个“网红”?

  Cyrus:我来了加拿大以后,前6个月是很困难的,因为我一直想中国。

  我真的是爱中国,我当然是爱我的国家,美国。后来,差不多18个月前,我就看美国和中国的关系越来越不好,我觉得我必须拍一些视频,告诉其他的美国人跟其他的西方人,中国是怎么样的。因为我觉得很多西方人他们不了解中国,所以我说我拍一些英文的视频,然后我就开始放在YouTube上面,我的目标是让更多的西方人去了解中国。

  我就开始做了,前三个月效果(不)怎么样,但是后来,很突然的,差不多六个月前,有很多人就在看,然后我的YouTube平台就火了。很多人就说,这个王德中他(的话)很有道理,因为他很了解中国和美国。

  我的目标很简单,美国是一个好国家,中国是一个好国家,如果我们能想办法,(让)这两个国家一起合作的话,那全世界就会赢。我所有YouTube的视频,我一直会说这句话,我们必须想办法,如果一直有这个矛盾的话,那全世界就输了。

  中新社记者:说得非常好,因为你实际上是把中国当成第二故乡,而美国是你自己的家乡、你的第一故乡,所以你希望把第一故乡和第二故乡能够做一个更好的连接,我觉得非常好。

  Cyrus:对,因为我们经济(总量)是排名第一第二,在全世界,如果能一起合作的话,那这是更好的。你想一想,如果美国和中国是最好的朋友,那全世界肯定会赢了。我觉得是很重要的。

  中新社记者:你在尝试告诉西方的网民中国的真实的面貌是什么样的,是吧?你在中国生活了10年,你觉得在中国是不是像西方媒体描述的那样,情况很糟糕?

  Cyrus:你可以看得很清楚,中国最近50年有那么大的进步。50年前中国是一个很穷的国家,50年前有很多中国人不能吃肉的,他们只能吃米饭或者菜,我(夫人)的爸爸一直告诉我:“你知道我小的时候,我没有鞋子能穿,我是那么穷的。”

  你看很多中国人,现在他们肯定是很自豪的,因为“我的国家有那么大的进步了”,特别是从差不多1980年到现在,这40年的时间。中国发展得非常厉害,然后我们就可以看得很清楚,每一年在中国越来越好、越来越好。

  而且,美国人和中国人也有一个很大的文化区别。因为中国人会相信他们的政府。他们说:“你必须隔离,你必须戴口罩,你不能出门。”那中国人说:“OK,好的,我们就尊重,因为我们相信你。如果你告诉我们必须做这个事情,那我们就做这个事情。”

  但是在美国,比如说最简单的戴口罩,“不行,我不要戴口罩,你不能告诉我,我不戴口罩的,因为我们必须有‘自由’”。(但是)我觉得这个没有个人的选择,是为了社会的健康。

  我觉得是一个很大的文化区别。

  中新社记者:你在中国生活的10年当中也交了很多的中国朋友。从你接触到的中国老百姓来看,你觉得中国人总体来说生活得满意吗?

  Cyrus:我在那边生活了10年,见过好多中国人,大部分中国人是非常满意的。可以看他们生活的质量,在中国越来越好。

  我上次去上海的时候是2019年,我在酒店叫了一个出租车过来。我很喜欢上海和北京的司机,跟他们一直讨论,因为跟他们讲话就是很好玩的。

  那天有一个上海的司机,他告诉我,我住的酒店是在上海的外滩。然后我说,“师傅,你现在的生活质量怎么样?”他说:“你知道我小的时候,就是住在外滩这边,是很穷的。那个时候我们没有鞋子能穿,基本上都没有那么多东西能吃。但是你看,现在的上海,你看浦东那边,很漂亮的。”他说,“我是一个普通的人,但是我生活的质量越来越好了,比20年前也好了很多,比我小的时候好更多了。而且最重要,我相信我的孩子,他们的生活质量肯定会更好的。因为我就看我的国家,我们每一年都有进步,每一年做得更好了。”

 

  资料图:2020年9月30日晚,上海黄浦江两岸上演国庆浦江光影秀。中新社记者 殷立勤 摄
资料图:2020年9月30日晚,上海黄浦江两岸上演国庆浦江光影秀。中新社记者 殷立勤 摄

  中新社记者:一些西方国家的领导人,还有媒体,他们认为中国对世界是一个威胁。你自己是怎么看的?

  Cyrus:我有很多美国的朋友们,他说,“Cyrus,现在我们工作的机会在美国越来越少,你知道为什么呢?因为中国。”我说为什么呢?他说,“你看现在我们有很多工厂都是在中国。如果这些工厂在美国,那我们工作的机会会多的。”

  但是我告诉他们,你不要忘记了,谁做决定去中国办这个工厂的?不是中国,是美国的大老板,他们说:“我们办一个工厂在美国太贵了,我们一定要去中国,对不对?我们去中国,可以把产品做得便宜点,然后把这个产品(再)进口到美国,进口以后成本价会很低,收入很高,我们可以赚很多钱了。”这个是美国的大老板。

  最好的例子就是美国苹果手机。苹果手机差不多1200块美金,苹果为什么赚很多钱?因为他们的工厂就在中国,这个手机在中国制造。我不知道价格是多少,但是肯定是比在美国制造便宜多了。有很多美国人说,“我们就把苹果的工厂搬家到美国,给很多美国人很多工作的机会了。”如果这样这个手机会3000或者4000块美金,贵了三到四倍,你会买吗?肯定不行的,对不对?

  所以我说,我们现在美国的生活质量,就是依靠很好的关系跟中国。包括我们普通的东西,看这个耳机、这个麦克风、电脑、手机,就是在中国制造,所以价格对于我们美国人来说便宜一点点。所以我不同意的,如果有人告诉我,中国真的是一个威胁,我不信的,真的不是的。

  我是美国人,我爱我的国家,我要告诉大家,你可能听到这个采访会觉得,这个美国人他爱中国太多了。不是,我也是爱美国的。我的心中很痛苦,因为我就看我的国家,美国,我觉得我们一直在退步。所以我说,如果我们要进步的话,我们一定要看我们自己,不要一直在看别的国家怎么样的,我们做美国更好一点点,不要一直批评中国还是其他的国家,我们就是注意美国。

 

 王德中(Cyrus Janssen)2007年在香港留影。受访者供图
王德中(Cyrus Janssen)2007年在香港留影。受访者供图

  中新社记者:在你看来,中国政府和中国共产党是不是在对外输出价值观?

  Cyrus:我想跟你讲一个故事。我们想一想,有一个工厂,里面有两个员工。第一个员工就注意自己分内的事,每天很努力地工作,然后你可以看到,他的工作越来越好,每一年他又进步了。第二个员工,他做的工作也是很好的,但是他最大的问题就是一直在看别的员工,他一直说,“唉,哥们儿,你看看你现在做的那个方法不对了,你就学我,你学我就可以做得更好了;唉,另外一个人,你不要这样做的,你必须学我的。”

  你想一想,哪一个员工代表中国,哪一个员工代表美国?我觉得第一个代表中国,中国100%就是注意中国的事情。每五年,他们不是有一个新的计划?他们说,“你看在这个五年的时间,我们有什么新的目标,我们怎么样做的,我们怎么提高中国人的生活质量的,教育我们要做得更好一点,工作的机会一定要做得更多一点,我们经济也要做得好一点,地铁我们要做更多一点,机场要建一些新的,我看看哪里是最穷的,那我们在那边就做投资,”完全就是为了中国人的生活质量。

  但是我从来没有看到中国去另外一个国家,然后说,“现在你们做得很好了,但是你们必须学习我们的方法,你看,如果你们是共产党的话,你会做得更好了。”中国人不是这样子的。

  但是第二个员工,这个就是美国。我们美国人,也可以说是非常成功了。但是美国有一些人,他们说“如果中国想有进步的话,必须学习我们的方法,他们必须像我们一模一样。”

  所以我觉得,中国是尊重美国的选择。但是美国(也)必须尊重中国的选择。

 

  资料图:中国民众戴口罩出行。中新社记者 韩海丹 摄
资料图:中国民众戴口罩出行。中新社记者 韩海丹 摄

  中新社记者:你说的这个也让我想起一个例子,就好像我爱吃中餐,因为我觉得中餐好吃,你或者是其他的朋友认为西餐好吃,但是我就不能说美食的标准就是中餐的标准,世界上只有中餐的标准才叫美食,你们的东西都不好吃,对不对?

  Cyrus:对对对,是。这个是一个非常好的例子。两个都好,因为我喜欢,我喜欢吃,两个都喜欢吃的。西餐、中餐都好吃的,对不对?

  中新社记者:你现在也有“中国胃”了。

  Cyrus:肯定的。住在那边儿很长时间了,我就特别喜欢吃中餐了。

  中新社记者:我看到你经常在视频里直言不讳地指出,西方对中国以及共产党存在很多误解、偏见,或错误的认知。这方面你有什么感触?

  Cyrus:我刚开始做我YouTube的平台,我有一个视频话题是“中国有自由吗?”然后我告诉大家,自由对(不同的)人是不一样的东西。譬如说,在美国我们可以有枪,在中国不行的,没有人可以有枪。很多美国人说,你知道为什么我们有枪吗?就是为了我们的安全。

  所以我觉得,这个自由是一个文化区别。因为好多人在美国他们就说,“我们有枪,我们有自由。”

  但是在中国,我们说,“我们没有枪,我们也有自由。因为我们是安全的,对我们来说安全是自由的。”

  所以,一定要看文化的区别。

 

  王德中(Cyrus Janssen)2019年9月在上海留影。受访者供图
王德中(Cyrus Janssen)2019年9月在上海留影。受访者供图

  中新社记者:你觉得,在这方面怎么样可以做得更好,让西方人能够更多地了解中国的真相、真实的中国?

  Cyrus:我觉得最好的方法是,中国跟西方的国家必须有一个很好的关系。这个关系是从哪里开始的?可能开始于工作的机会。

  打个比方,我是佛罗里达州人,我老家是奥兰多,奥兰多是有迪士尼(Disney)。迪士尼办了一个很大的“迪士尼”在上海,所以这是一个很重要的关系,因为迪士尼了解中国是一个很好的市场,我觉得这就代表一个很好的关系,美国和中国。

  第二个方法是,现在有很多老外在中国生活了,所以我开始做这个YouTube的平台,其实我觉得也是我的责任,为什么呢?因为99.9%的美国人都没有去过中国,所以他们对中国什么都不了解。但是我去了中国,我在那边生活了十年了,我学了中国的历史,我一直在学习中文语言,我可以说我了解一些中国的文化。

  所以我也想告诉大家,很多中国人,如果他们说,中国是一个好地方,西方人说,“你(被)洗脑了。”;但如果是一个白人说的话,有的时候人会听到的。我觉得这个是不公平的。所以我一定要做这个YouTube的平台,我一定要开始告诉别人,中国真的是怎么样的。

  最近12个月,很多老外开始做YouTube的平台,关于中国的YouTube的平台越来越多,我们现在有好多老外,而且我们的粉丝都越来越多了。为什么呢?因为很多人都想更了解中国。

  我有一个美国的粉丝,他是一个像我一样的白人,他说:“Cyrus,你知道我怎么发现你的YouTube的平台吗?我每天看电视,美国媒体每天都说中国不好,共产党不好,什么都不好。然后我就想,怎么可能有一个国家那么不好,但是他们的经济越来越好?”

  他说:“这个有点奇怪了。每天我看电视,电视上说中国是非常不好的,但是我看中国越来越好了,而且我就看到中国人越来越有钱,越来越进步。”

  他说,“所以我就去了YouTube,我必须看看有没有老外在中国,就发现了你的平台,现在我就更了解一些。因为我觉得,你必须看,从两个方面都要看,要看美国的方面,也要看中国的方面。”

  但是最简单的,最好的是,美国和中国能想办法一起合作,这个是太重要了。比如说climatechange(气候变化),两个国家最重要的,是中国和美国。如果我们能解决这个问题的话,我们必须由中国和美国一起合作解决这个问题。

  很多问题,在世界上,如果要解决的话,一定要依靠中国和美国一起想办法、一起合作。(完)

分享到:
阅读推荐

友情链接
 中国驻日本大使馆  日本中华总商会  全日本中国留学生学友会  在日中国科学技术者联盟  东京大学中国留学生学友会
 东工大中国留学生学友会  千叶大学中国留学生学友会  筑波大学中国留学生学友会  大阪大学中国留学生学友会  东京中国文化中心
 复旦大学日本校友会  理化研中国学者会  首相府邸  日本驻华大使馆  观光厅
 日本国家旅游局  日本国际交流基金  中日交流心连心  日本文化中心  日中友好会馆
 日本中国友好协会  日中友好会馆  共同网  日经中文网  朝日新闻中文网
会社概要 广告募集 版权声明
Copyright©2003 - 2015中文产业株式会社 版权所有
国产真实露脸精彩对白,女同性恋网站,一本大道香蕉久在线播放29,亚洲成年人网站 网站地图